IT学习网 - 爱学习 - 最具影响力综合资讯网站 -- 中国IT界的领航者!
热门关键字:      88888  as  xxx
站外
广告
站外
广告

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5-12-06 14:43文章来源:未知文章作者: IT学习网点击次数:
第十八章 够格的成功 1年前,IAEA官员们发现,纳坦兹的技术人员把一台又一台离心机拆掉,并从地下车间里运出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1年后,答案终于揭晓。原来,震网病毒是造成离心机大量损毁的原因。随着更多细节被曝光,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震网是否

第十八章 够格的成功

1年前,IAEA官员们发现,纳坦兹的技术人员把一台又一台离心机拆掉,并从地下车间里运出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1年后,答案终于揭晓。原来,震网病毒是造成离心机大量损毁的原因。随着更多细节被曝光,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震网是否实现了攻击者的预期目标?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冒这么大的风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是否值得?

奥尔布赖特在2010年发布的一份ISIS研究报告中提到,“如果震网的目标是破坏纳坦兹的所有离心机,”那它无疑是失败的。但如果震网的目标是通过破坏纳坦兹的部分离心机,而延迟伊朗铀浓缩活动的进程,那可以说“它取得了成功,至少是暂时成功了。”

毫无疑问,当2010年伊朗人发现震网的时候,他们的核计划实施进程已经完全脱离了预定的轨道。伊朗人早在10年前,就建成了纳坦兹的2个地下车间,设计容量为47000台离心机。但时至今日,其中1个车间还处于闲置状态,另1个也只用了三分之一。“对比伊朗先前的计划和当前的形势,可以发现,情况非常糟糕……”奥尔布赖特写道。

但这糟糕的形势,有多少是与震网有关的?又有多少是与经济制裁、外交压力和其他秘密破坏行动有关的?没人能回答。拉尔夫·朗纳认为,震网对纳坦兹的攻击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在规避了军事行动固有风险和代价的基础上“造成了与空袭等效的影响”。《纽约时报》报道说,震网是“推迟伊朗核进程的最大功臣。”

不过,关于震网到底影响了多少台离心机,对伊朗核计划到底产生了多大延缓作用,也有不同看法。

回到2003年,当时以色列官员曾提出警告说,如果伊朗核计划能顺利实施,将于2007年生产出足够制造一枚核弹的浓缩铀。但伊朗方面自愿签署暂停核活动和一系列其他因素,推迟了这一进程,以色列也先后两次将对“伊朗跨过核门槛时间”的预测调整为2008年和2010年。在震网之后,这一时间将再次向后推延。

当即将卸任的摩萨德首脑梅尔·达甘(Meir Dagan)最终于2011年初退休之时,对以色列议会表示,伊朗将拥有核武器的时间不会早于2015年。美国官员的估计则相对谨慎,认为伊朗核计划将在18-24个月内恢复至正常轨道。据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称,伊朗核进程因技术故障和经济制裁影响而显著放缓。她说,“我们(为实现战略目标)争取了时间,但并不长久。”供职于伦敦国王学院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伊万卡·巴茨卡(Ivanka Barzashka)认为,伊朗核进程根本没有被延迟。她分析了2009年震网上线以来IAEA报告中有关离心机数量的所有数据,并据此断言,有关震网攻击造成影响的证据既不直接,又缺乏确定性。如果震网真的对铀浓缩进程造成了影响,应该很快就能反映到数据上来。

伦敦国王学院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伊万卡·巴茨卡(Ivanka Barzashka)

她的结论是:“如果破坏确实发生过,那么时间应该比较短暂,且很可能出现在2009年5月至9月之间。虽然震网病毒可能暂缓了纳坦兹扩张的速度,但并未起到延迟伊朗铀浓缩进程的作用。”

实际上,面对震网和其他因素对核进程的破坏和延迟,伊朗人显示了惊人的韧劲,屡次被打倒,又屡次爬起来。

比如,2010年初,纳坦兹的技术人员果断替换掉了出故障的离心机,加快了铀浓缩活动的步伐,增加了投放的原料,以期获得更多成品。结果,在此之后,伊朗2010年的低纯度浓缩铀产量真的提高了,而且还稳定了相当一段时间。再如,2008年秋天,震网0.5版正在级联系统的阀门里肆虐,低纯度浓缩铀的单月产量仅有90公斤。到2009年底震网新一轮攻击发起之后的时候,月产量降到了85公斤。而在2010年,虽然纳坦兹至少经历了震网的两轮攻击,但月产量却提高到了120-150公斤。到了2011年,纳坦兹低纯度浓缩铀的月产量已经可以稳定在150公斤了。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字与离心机的设计产能相比,显得相当可怜。2010年,投入运行的离心机共有4820台,2011年则增加到5860台,产量却没有大的提高。这说明,离心机的运行效率远远低于此前的正常水平,而这很可能是震网病毒所造成的。

最终,伊朗的铀浓缩进程还是没被打断。截至2011年中期,伊朗共得到了4400公斤的低纯度浓缩铀。而且,伊朗将其中的至少1950公斤送到了试验工厂,并进一步加工成纯度为19.75%的浓缩铀。在2011年初的时候,伊朗手上的纯度19.75%浓缩铀已达33公斤,并宣称计划生产3倍于此的高纯度铀。

在震网破坏离心机事件之后,伊朗官员启动了高纯度浓缩铀的生产。他们声称,需要将高纯度浓缩铀用于癌症治疗方面的研究。但对于那些反对伊朗核计划的人们而言,伊朗开始生产高纯度浓缩铀,意味着离得到制造核弹所需的纯度90%的武器级浓缩铀又近了一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启动高纯度浓缩铀的生产意味着,伊朗在生产纯度90%武器级浓缩铀的进度表上,已经走完了一半里程。” 巴茨卡提到。就这一点来说,“震网失败了,因为它没有实现降低伊朗拥核潜力的目标。”

同时,纳坦兹的技术人员在试验工厂中,启动了IR-2m和IR-4型两种先进离心机的安装。这些离心机的效率远远优于IR-1型。如果说IR-1型离心机的设计产能是每天1.0分离功单位(实际中很少能达到这个水平),那么更先进的离心机的产能将达到它的3-5倍。而且,新型号的鲁棒性也优于IR-1型,意味着即使受到震网等外界因素产生的压力,也不那么容易损毁。

尽管伊朗看上去很快就从震网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客观的说,震网至少对纳坦兹核设施造成了两个长久的影响。第一,它大幅减少了伊朗含铀气体的供应量。在震网攻击的过程中,数以吨级的浓缩铀气体流入了废气罐。当然,由于离心机还遇到了其他故障,含铀气体的损失不能全都记在震网的账上,但毫无疑问,震网在其中占了大头。如前所述,伊朗手上的铀原料本来就不多(部分从国外进口,部分产自国内铀矿),含铀气体的损失有效的削减了其原料储备。

第二,震网让伊朗本就不太饱满的“离心机及用于制造离心机的原材料储备”雪上加霜。由于西方加大了对伊制裁的力度,替换损毁离心机比以前更加困难了。2008年,IAEA估计,伊朗拥有足够制造10000台离心机的部件和原材料。如果按照震网摧毁了1000台计算,那么就相当于减少了伊朗离心机总量的10%。按最大值计算,伊朗每年会有10%左右的离心机因正常损耗而报废。这样算下来,“只消5年,这帮家伙就没戏唱了。”IAEA的海诺尼说。

实际上,海诺尼认为震网攻击所破坏的离心机不只1000台,而是接近2000台。他的依据是,IAEA季度报告中的数据,仅仅建立在3个月内若干次核查的简单印象之上,而且确有迹象表明纳坦兹的安全封条曾经被人动过。这说明,伊朗人有可能趁IAEA核查人员不在场时,偷偷替掉更多的损毁离心机。

尽管IAEA核查人员平均一年会到纳坦兹进行24次核查,但报告却是一季度发布一篇,这就造成报告中的离心机数量,仅仅反映了“离报告撰写前最近的那一次核查时核查人员在现场看到的情形”。这样一来,纳坦兹技术人员就获得了钻空子的机会。只要绕开IAEA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就可以利用核查人员每次检查之间的空隙,把损毁的离心机替换出去。

每当工厂有新的级联系统安装到位时,技术人员都会在它周围搭建一圈活动墙,只留下一个小门。而IAEA的摄像头就装在这个小门的外面。活动墙由一块块墙板组成,墙板之间的墙缝上都贴着一触即破的封条,以杜绝技术人员绕开摄像头,从墙板之间进进出出,搞小动作。但是,有人发现,纳坦兹的封条遭到了破坏。伊朗官员称是不小心弄坏的,已经跟工人们讲过“下次小心点”了。但海诺尼认为封条破损“必有蹊跷”,充分正面了伊朗人偷移、偷换损毁离心机行为的可能性。

显然,就算损毁离心机的数量不只1000台,震网也不是某些人想象中的“天降神兵”。在他们看来,震网应该一下子就可以对几千台离心机实施快速而彻底的破坏,而不是像现实中这样缓慢的蚕食。

实际上,他们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攻击者不让震网实施更迅猛、更剧烈的破坏呢?因为,侵略性过强的攻击行动,所蕴含的风险更大。如果震网一次性摧毁3000-4000台离心机,那么这就变成了赤裸裸的“破坏行为”。如此一来,伊朗很可能将其定性为军事袭击,并做出对等的回应。因此,震网这种缓慢而隐蔽的攻击模式,是攻击者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在“实现更大战果”和“避免伊朗忍不住还手”之间的一种折衷。

还有其他问题。如果2010年,震网没有曝光,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结局呢?震网遭曝光时,伊朗的铀浓缩活动正在进行,而那时震网病毒(较晚版本)尚处于攻击行动生命周期的较早阶段。谁也不敢说,随着伊朗不断安装新的离心机和级联系统,震网会取得多大的战果。如果震网能一直存活到“纳坦兹安装更多了离心机,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的那一天,它一定会对整个铀浓缩项目造成更严重的破坏和更大的影响。

对于攻击者而言,一个确定无疑的影响是:震网之后,要想重复这样一次攻击,难度大大增加了。正如朗纳所言,震网是一种非常有效的一次性武器:攻击行动一旦曝光,伊朗人就会更加谨慎,从而使得“再用同样手段(网络武器)发动攻击”变得极其困难。从此以后,只要纳坦兹的装备出现问题,伊朗人就会想到是不是遭到了(网络)攻击,并迅速予以响应。只要有一点故障的迹象,技术人员就会立即关闭系统,对病毒或其他恶意操纵行为进行更加细致的排查。

然而,即使有诸多因素限制了震网攻击的成效、缩短了它的生命周期,但至少对于这样一个团体来说,震网实现了他们的愿望。奥尔布赖特说,“在核不扩散社群中,震网的出现令人倍受鼓舞。它意味着,我们不用非得跟伊朗打仗了。”

虽然震网攻击行动为外交谈判人士争取了一些时间,但并没有让关于伊朗核问题的政治危机走向终结,也没有彻底消除战争爆发的可能性。2011年,联合国启动了针对伊朗的第5轮制裁,美国则在中东地区大量部署爱国者导弹,万一有战事发生,可使盟友免遭涂炭。此外,为破坏伊朗核计划,伊朗的对手们仍然继续从事着暗杀核科学家的勾当。2011年7月,一位名为达里奥谢·雷扎伊·内贾德(Darioush Rezaeinejad)的35岁伊朗核物理学家,在德黑兰一家幼儿园接女儿放学的路上被人一枪毙命。据报道,事后,2名歹徒乘摩托车成功逃跑。IAEA表示,雷扎伊·内贾德曾参与一个研制高压开关的项目,这个开关的作用是,引起用于触发核弹头的一系列爆炸。

伊朗核物理学家达里奥谢·雷扎伊·内贾德(Darioush Rezaeinejad)和他的女儿

2012年1月,就在以色列军方领导人声称“2013年将是伊朗核计划的关键一年”的第二天,伊朗再次出现摩托车手暗杀惨案,杀手向穆斯塔法·艾哈迈迪·罗尚(Mostafa Ahmadi Roshan)的车上丢下了一枚炸弹,罗斯汉闪避不及,在爆炸中丧生。一开始,罗尚的身份被确认为“一名32岁的化学家,在纳坦兹工作”,但伊朗官员随后宣称,他的真实身份是纳坦兹设施的管理者,并负责为伊朗核计划采购特殊设备。罗尚的头衔是卡拉扬电力公司贸易事务副主管。卡拉扬电力是纳坦兹的供应商,同时也是震网攻击的目标之一。

卡拉扬电力公司贸易事务副主管,穆斯塔法·艾哈迈迪·罗尚(Mostafa Ahmadi Roshan)的葬礼

另外,让伊朗头痛的,还有一连串神秘的大爆炸。2011年11月,一场发生在某远程导弹试验基地的大爆炸,造成了超过30名伊朗革命卫队官兵伤亡,其中包括据称是“伊朗导弹项目总设计师”的一位将军。伊朗坚称这次爆炸是一场意外事故,而非外部袭击造成的。但西方情报界的一位知情人士对《纽约时报》表示,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伊朗官方说的那样。“在伊朗试图拥有‘两弹’的道路上,任何能为我们赢得时间、给他们带来延迟的行动,都是一个有意义的胜利。”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会尽其所能,不择手段。”

同月,伊斯法罕铀转化厂也发生了爆炸,据报道,一个用于存储铀原料的设施遭到了破坏,而这些铀原料是为铀浓缩准备的。之后,2012年8月,用于从库姆城向福尔多(Fordow)地下铀浓缩工厂供应电力的线路发生了爆炸。新闻报道显示,安全部队发现了一个伪装成岩石的电力监控设备,正当他们想要把它移开时,耳边再一次炸响。据报道,这种饵雷设备可以监听铀浓缩工厂中计算机和电话线中的数据。在讨论这次事故时,一位伊朗官员透露,为纳坦兹铀浓缩工厂供应电力的线路也曾发生过一次事故,但是,他没有透露那次事故发生的时间以及更多细节。对于西方而言,震网的战果再大,也不足以让他们安枕无忧。

对于核不扩散政策教育中心执行官亨利·索科斯基(Henry Sokolski)而言,这些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新共和》新闻杂志记者表示,自从比尔·克林顿起,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想方设法希望通过秘密行动对伊朗核计划造成干扰,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布什做过,奥巴马正在做。”他说。但是秘密破坏行动永远无法取代明智的外交政策。他说,这种动作,只能用来“维持现状”,而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此外,还有人质疑,震网之后,伊朗拥核的野心还在吗?到了2011年底,IAEA又发布了一篇关于伊朗的、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报告,宣称伊朗从2003年开始一直在试图制造核武器。虽然美国情报部门在2011年早些时候判断伊朗已经放弃了制造核武器的计划,IAEA还是把报告发出来了。这篇报告并未拿出新的证据,而是基于他们之前所掌握的各种历史档案所做出的判断。这些档案中,就包括来自伊朗间谍“海豚”提供的文件。尽管这些档案并不是最新的,但IAEA却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旧事重提,并发出“伊朗意图拥核”的强烈声音。据此,以色列首相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再次提出了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的要求。然而这一次,伊朗人正愁没借口呢,IAEA和以色列就送上门来了。伊朗外交部长阿里·阿克巴·萨利希(Ali Akbar Salehi)挑衅的说,伊朗已经“做好了与以色列开战的准备”。

时任(2011)伊朗外交部长阿里·阿克巴·萨利希(Ali Akbar Salehi)

如果说震网的确做了一件好事,那这件事就是,它和其他秘密破坏行动一道,成功避免了一场对伊朗贸然发动的军事打击。尽管局势持续紧张,各方小动作不断,但要不是震网的出现,根本没人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各方于2013年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就伊朗核问题重新回到了谈判桌前。经过第一阶段谈判,伊朗同意冻结其核计划的核心部分,以换取西方放松对伊朗的制裁。伊朗的承诺清单包括,停止安装新的离心机,对浓缩铀的总产量进行限制。

同时,要对震网做出客观评价,也不能忽略它所引发的负面影响。对伊朗的攻击,会让美国在谴责其他国家对美攻击时底气不足。由于震网以“史上第一个众所周知的网络武器”身份闪亮登场,美国从此将永远失去对其他国家宣经布道、指手画脚的道德优越感。

要对震网做出决定性的评判,除了要考虑它确实为攻击者带来了有限且不确定的利益之外,还必须考虑到它在更长的历史时空中造成的重大影响。震网的出现,使得不论大国还是小国,都卷入了网络武器的军备竞赛当中,从而永久性的改变了网络攻击领域的态势和氛围。震网幕后的攻击者为其他黑客和具有国家背景的攻击者开辟了一个新战场;而当他们真的有样学样,把网络武器当成屈敌利器之时,总有一天美国自己会成为遭难的那一方。

译者:李云凡


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第十八章)
本文由 IT学习网 整理,转载请注明“转自IT学习网”,并附上链接。
原文链接:http://www.ourlove520.com/safe/muma/149197.html

标签分类:

上一篇:上一篇: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第十七章)
下一篇: 下一篇: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第十九章)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